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owlin's BloG

堅持寫日記,哪怕隻言片語。文字就是視覺上的安全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意体态,培养气质。 本博插画文字均由showlin原创。未经允许,请勿私自转载。谢谢!

网易考拉推荐

逝去的一中  

2015-02-06 16:40:48|  分类: 姊妹.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四号下午,牌局散场后,剩下我们几个坐在客厅沙发上犯困。新郎有事外出,新娘趁空回房小憩,结婚其实是累活,好在一辈子就一次。我和阿猫打算回一中看看,出去吹风清醒下。珊打从中午喝完喜酒,便窝在新娘婆家蹭网写稿。写到傍晚我和猫回去找她吃饭,倒在她旁边的床上睡一觉,醒来她才搞定,已是晚上七点多。
回一中,只有我和阿猫。在曾经的单车棚遇到秋儿,她带着她侄子在那里玩。秋儿初中跟我们并不同校,家里刚好在学校旁,她说每天一早总给学校里活动的人们吵醒。荒废的学校现在成了附近阿姨大妈小孩学生的活动场所。
毕业后我第一次去,阿猫说她去年还有去踢毽子,但也很少回。我跟阿猫相识在初一四班。我们并不是一开始就要好。刚进入新学校,大部分陌生面孔,四个小学部分学生汇聚在那里。阿猫跟她小学同学一起,我跟我小学同学一起,第一眼凭印象,那会也没接触过,可是,我们偏偏互看不顺眼,意见不合。后来,班主任陈老师让我跟她负责出黑板报,不得不拉下脸沟通,周末约着一起商量。然后就莫名其妙合拍,那次后,我们俩天雷勾动地火,一走走过这么多个春夏秋冬。
在学校里,跟那个傍晚我看到一样,每个角落依然小小的,破旧斑驳,人去楼空的凄凉。脚步无处挪,叹一声我问“去哪逛好?”阿猫说:“走!找我们的初一四班去。”我想起我们的班主任陈老师,他长得不高,身材圆墩墩,脸上好像有一颗痣。他不是我们镇的人,一毕业调到一中当我们班主任。两个学期的初一,他跟我们混得特好。初一结束,我跟阿猫合写过一首现在念起肯定起鸡皮疙瘩的诗送给他,还有一份手工礼物。家里的抽屉有好几张合照,初一那年,我们一群玩得好的同学跟陈老师的合照。我想星期二下午,阿猫应该有想起他。陈老师是整个初中我印象最深刻的老师,其余的碎片拼凑得并不完整。
看着一道小铁门开着,我和阿猫冒冒失失闯进去,走几步被喝止。教室前的过道坐着几个人,不知他们在干嘛?我们也好奇他们在干嘛?那里被征用做什么?一个老人走过来赶我们,语气不太好,似乎我们俩严重侵犯他们的领地。等皱着眉回身出门,他立马关门上锁。教学楼前的空地,跟操场一样,杂草丛生。没有那么多力气记得杂七杂八,不好的过往几乎被遗忘,徒留那些美好的事。但当你有机会回到从前,会发现记忆会跟着时间流逝,曾经所谓的完美也跟着变质,早没有你想象中的样子。物尚如此,人何以堪。有些事过去便让它过去,不必试图挽回。这点,我倒做得很好,也许跟冷血有关。
秋儿顾着陪侄儿,我和阿猫相机也没带,拿着手机设定延时自拍合照。操场一角枯草遍地,极其荒凉,附近小孩常常过来玩耍的缘故,追逐踩单车,在黄色草丛走出一条小道。那天下午,便遇到二姑丈带着孙女在操场玩耍。陪小美妞玩一会,我跟阿猫又跑去拍照,周围的人停下来,看着我们像怪物,在被遗弃的角落凹造型。衰草连片,我和阿猫却喜欢得要紧,或席地而坐,或在上面打滚,不亦乐乎。
回去的时候,我跟阿猫说:“元旦我们那个三中改建成文化创意园,其实一中也可以打造为YH国的创意园啊。”阿猫说:“嗯,场地不错,但别想太多。”
 
逝去的一中 - showlin - Showlins BloG
 
逝去的一中 - showlin - Showlins BloG
 
逝去的一中 - showlin - Showlins BloG

逝去的一中 - showlin - Showlins BloG
 
逝去的一中 - showlin - Showlins BloG
 
 逝去的一中 - showlin - Showlins BloG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