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owlin's BloG

堅持寫日記,哪怕隻言片語。文字就是視覺上的安全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意体态,培养气质。 本博插画文字均由showlin原创。未经允许,请勿私自转载。谢谢!

网易考拉推荐

善小肥五个月大啦  

2015-10-05 16:33:19|  分类: 時光.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前几天善小肥她娘带善小肥过磅,未满五个月,17斤,65CM。再过两天,她就满五个月啦。
我口无遮拦,老说她又壮又胖又重。大人们不让说小孩子重,尤其婴儿。善小肥的确坠手,我很少抱她。刚出生那会,太软太小,不敢抱。几个月再见,长开了,变了几个样。抱没一会,左胳膊酸,换个方向,右胳膊疼。
某个早上,只有我跟姐姐,善小肥在家。姐姐要出去买东西,让我帮忙看着她。姐姐哄睡善小肥再转到我怀中。我刚起床,坐在床沿,抱着她太沉,姿势又不对,没一会受不了。目测她娘没那么快回家,生怕惊醒她,我慢慢挪慢慢蹭,一下子小腿抽筋,一下子扭到大腿。好不容易挪到床头倚靠着才稍轻松。
或许知道她娘不在身边,很快醒过来。扁扁嘴,哇大声一哭。我怎么哄都不行,胡乱哼两首儿歌,反正词不对调,牛头不对马嘴。把善小肥哄到眼睛微眯,一下下,又哇大声哭起来。那天早上微凉,小家伙极怕热,天气对她来说刚好舒适。打开门,抱着她出去溜达,一出门,立马安静。一对眼睛骨碌骨碌转,头转向左边,又忽地转回右边。如此循环,自得其乐。只要踏出门,绝对止住哭声。
记得有谁说过,养一只喵星人或汪星人陪着宝贝一起成长,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看人家亲子生活记录的照片,每一张拍得唯美温馨,羡煞旁人。可潜意识里,我会觉得狗毛猫毛太不卫生,又无法控制它们不要掉毛。特别季节性掉毛,简直让我忍无可忍。
我千般叮嘱下,善小肥一到YH国,娘亲大人便把老白狗给移到别处。它呆了十几年的门口根据地,给了黄小贱。黄小贱还小,不占地,却常常得瑟,那个拽样已不想再提。我以为只是我嘴碎,爱数落它不是。前两天听到浩也在说它,一副欠揍的样子。言下之意,它很讨我们欢心。它爱捣乱却爱干净。怕它乱窜吓到善小肥,娘亲大人用链子给绑起来,给它足够空间,但它依旧有办法得瑟。
若我带善小肥,我会给她喷上蚊怕水。带她看看黄小贱,嘴巴不停逗它窜来跳去,翻滚撒野表演。它看似对我每个指令配合,其实它本就闹腾,几乎我知道它骨子里那下一步要干些什么,随口配合着喊出来。然而这个场面,倒真可以让善小肥安静下来,目不转睛随着黄小贱的猫影一转一转。
看完黄小贱表演,抱着她再去看看老白狗。
浩说老白狗瘦了,我感觉不出来。我想换了个地,少跟人们接触,它孤寂起来,身影便萧索了吧。明显的它不像以前爱唠叨,不嘴碎了。我跟善小肥趋近,它也不惊不扰不悲不喜。往往只有这个时候,才无法忽视,它的确老了,按照它的年龄,已迈入风烛残年。前些天看迟子建《越过云层的晴朗》里面那只老黄狗,我才说要对家里那只老白狗好一点。可惜,我跟它打交道的日子也太少了些。
偶尔我也带她去隔壁看邻居家的灰色虎皮猫。
外婆说善小肥容易带,又难带。白天只要谁肯抱她出去溜达,大多数她愿意跟谁亲。到了晚上,只认她娘,连看着她出生,带到现在的外婆也不要。半夜哭闹难哄的时候,她外婆会说:“你应该学学你小姨,小时候,姐弟三人中她最好带。晚上十一点喝完奶,一觉睡到清晨五点。半夜不醒不闹。”善小肥她外婆往事中那个小姨便是我。那是她最轻松自在一段日子,常随口拿来当作典型对比例子。致命一刀在后半句“所以阿玲头扁扁的,太爱睡,整天睡。出生四个月后抱出门,人家才知道我们家多一个二女儿。”
好吧,反正我都这样,无法改变。丑就丑,我认了。
娘亲大人说善小肥头型从出生至今,几乎没变过,圆圆的。每次抱出门,人家说头型漂亮。出生立体的五官,精致的笑脸。如今胖得只剩下嘴巴是嘴巴,鼻子是鼻子,毫无美感可言。总之,什么怪昵称我都叫唤过,姐姐已经见怪不怪。私底下,五花肉,三层肉,卤肉,莲藕节,大饼脸,甚至把我小时候肥肉丸的昵称也给了她。但她爹我姐夫一到,我立马“美女”前“美女”后叫她,哈哈哈,怕被列入黑名单,以后拒进他们家门。
呃,有一个让善小肥瞬间止哭的神奇方法。刚听她娘和外婆说的时候,我压根不信。
事实证明过后,我们惊讶不已。
家里墙上挂三幅用澳大利亚Yellena James的抽象插画喷在KD板上。从第一天到YH国家里,抱着善小肥,她眼睛视线刚好够得着那三幅画的高度。她会目不转睛盯着画,默默扯着嘴角笑。专注的神情,你站多久,她可以盯着看多久。那个笑容让你看不懂她的内心世界,哪怕今天,我依然无法体会,究竟什么在牵引着她,一直一直可以这样。她哭她闹她吵,现在家里每个人都清楚,这个让她安静下来的直接方法。抱她对着画,瞬间由哭转静。盯一会,笑着偏过头躲到你怀里继续窃笑。再转回头继续盯着。曾几次,我觉得诡异,怎么我们看不懂,纯粹当墙上的抽象插画。在一个几月大的婴儿面前,仿佛那几画为她而存在一样。后来想想,也许画面上丰富色块让善小肥感兴趣,注意力被吸引,并没什么稀奇。这一天无数次也不腻,这小家伙未免太专一了吧。
娘亲大人说,若只是善小肥她娘一个人,肯定应付不过来她这个小胖妞。估计没多久,又得让外婆过去帮忙,或者再回YH国。
十月三日,她爹过YH国接她们母女俩回去,呆在YH国这两天,时不时叨念着:“这闺女,回广州真头痛,就怕我俩搞不定她。”
是的,今天2015年10月5日。他们一家三口启程回去,早上九点先过揭阳看她爷爷奶奶,在那留一宿。明天过惠州,不知会不会呆一宿。若不呆,直接回广州。早上问姐姐,她说善小肥乖得很,一路不吵不闹。许多次说过,她会是一个坐不住的主。尤其呆在外公外婆家这一个多月,简直往野里带,整天往外跑。在外面,看到路边大树青草,她整个身子往绿色树叶倾过去。因为在广州的家,她上上下下,看到的只有小区一片绿色。不像在YH国,人生该见不该见,她看得比在广州多。
十月二日晚上,大熊舅舅的订婚宴,善小肥也参加。那天晚上稍微起风,不到五个月大的小胖妞穿了一岁大的连体衣。袖子裤脚卷一圈,刚刚好。那晚,她可风光了,见谁都给抱,毫不认生。一个三四岁小男生,几次伸手偷偷摸她的脸,她也一副笑脸,太不矜持了。可恶的是,舅舅们轮流抱过后,最后在波舅舅怀里,怕太沉手酸,我要接过来。她竟然不领情,往舅舅怀里深靠。玩累了,在闹腾环境中,她一样安稳睡在妈咪怀里。醒来,又是小小交际花一支,愿意给人家抱,乖得不行。回家一关上房门,大饼脸扯几个笑脸,哇一声立马开哭。她娘说,她这是懂得关起门来哭。
叨叨念念好多话要说,又没说完。
姐姐只帮小家伙拍照,没有记录日记的习惯。那么让小姨偶尔来替你记录。
我爱你,善小肥小天使。愿你健康平安,快高长大。十月底小姨又可以去广州看你了。MUA~~~MUA~~~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