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owlin's BloG

堅持寫日記,哪怕隻言片語。文字就是視覺上的安全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意体态,培养气质。 本博插画文字均由showlin原创。未经允许,请勿私自转载。谢谢!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孩与猫咪   

2016-12-02 14:19:31|  分类: 時光.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小孩与猫咪 - showlin - Showlins BloG
 在祠堂吃过大肥钊的喜宴。站在外面空地,抬头仰望,抓拍几张照片。手指划着屏幕看照片,满足的表情,一个人走回家去。回到家里,摸摸鼓起的肚皮,打开电视,摊在沙发里。听电视,玩手机。
过了许久,娘亲大人从小姑家回来:“你爸回来了吗?”
“没有吧?我好像没见到他。”我开的锁,第一个到家。他们吃完,留在祠堂帮忙,结束了还去小姑家。
“你爸鞋子放门口呢。
“啊?他有回来?没有吧。”我深信不疑后,又怀疑起自己。
“是不是在楼上睡觉?”
“呃...呃...那估计是。怎么进来我不知道!“我嘀咕起来,又有点悚然。怎么我这么大意,竟然连老爸回来没都记不住。

二哥二嫂吃过午餐,顺路去接表嫂,然后马不停蹄开车回广州。前一天,他们一家三口和大伯姆特意回来食一顿喜酒。返程就只有二哥小两口,大伯姆和瀚瀚留在乡下。怕瀚瀚黏着爸妈哭鼻子,他奶奶(大伯姆)特意带他到家里跟我玩。
瀚瀚小的时候,一两岁那会,几乎是我见过最爱哭鼻子的小男孩。除了他爸妈和爷爷奶奶,任凭谁稍靠近,他便往牵着他手的大人身后躲。怯生生,皱着眉头的模样。这样的小孩,说实在,不太讨喜。打出生在广州呆久了,由大伯姆带,大伯姆相对寡言的人,性格不像娘亲大人。大伯姆只会讲潮汕话,自然少出门。活动范围局限,见人不多,行程了孩子怕生的性格。可他怕陌生人,这程度比别的小孩离谱了些。
起初那一两年,回到乡下,见过他的人,都会说:”ZJ的小孩太爱哭了。这性格,可怎么办。“
听得多了,我倒解释过几次。小孩子嘛,长大就好了。每个小孩会有不一样的过渡期,耐心点,给他时间慢慢成长。
是的,长大就好了。
我都忘了多久没见过瀚瀚,这次再见。他给我眼前一亮的变化,小孩子成长果真不可估量。好长一段时间不见的成长尤为明显。这两天我老在想,是不是我画插画多了,心境跟着变童趣。而这种童趣会不会相由心生,让我变得更加有孩子缘?我自己能感受到,现在的我更容易跟小孩子打交道,相处得融洽一些。比以往那些年,比我没画画之前,有进步。或许,跟善小肥玩这一年多,自然而然,让身上的亲和气息,变得更加柔软些。
一直觉得我形象太中性范,性格偏冷,不容易相处。假如可以无形中改变自己,倒还不赖。
宴席上,瀚瀚跟他妈妈坐我隔壁,我挨着瀚瀚。忘了上次见面什么时候,倒是好久不见后的第一次见面。瀚瀚给我惊喜。他更爱笑了,笑起来,像他爸爸,夹着他妈妈的影子。会主动给拿饮料跟我干杯,吃着吃着,跟我互动玩起来。大伯姆带他来家里的那个下午。一进门愿意给我抱。这可是以前连想都不感想的事情。终于,敢于迈出他的小步伐,走出来,接触外面的世界。由衷替瀚瀚开心。看着他笑完了眉,我也跟着笑。笑容是最治愈了良药,能感染周边的人。大人如此,何况两三岁的小萌娃呢。
上次说老白狗走丢了,这次真没有回来。我们当十四年间的缘分尽了,早已慢慢释怀。
没有了老白狗,家里剩下一只黄小贱。小贱现在不小了,体型很大只。娘亲大人以前爱用粥拌鱼喂它,后来懒了,干脆三餐直接猫粮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它的毛色倒还不错。奇怪的是,反而生性变得胆小,那么大一只喵,却整天畏畏缩缩往角落里。这,跟小时候贱拽贱拽,反差太大了。我有点接受不来,更愿意相信,它冷了。所以才爱躲角落里。或许,老白狗不在了,它沉默独孤了。娘亲大人说,老白狗走后,黄小贱惨叫了一夜,连着几天胃口欠佳。以前,它整天跟老白狗呆腻一起的,玩得特别好。
难得瀚瀚来了(写到这里,画面有点熟悉。以前大哥的儿子瀚瀚在小时候,我曾在午后,这样跟他呆过玩过。现在弟弟也叫瀚瀚。他成了大瀚,而二哥儿子叫小瀚)。我去把善小肥留下来的玩具搜出来给瀚瀚玩。中秋节小肥从揭阳带过来的一盏玩具花灯,会转会唱歌,瀚瀚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,舍不得放下,舍不得别人碰一下。走到哪都拎着。
过一会。YR带熙熙到家里找瀚瀚玩。二嫂托付她,帮忙照看小瀚一些。毕竟年轻人,俩个小孩同龄,玩得开。YR有时拍下照片视频发给二嫂,以解相思之苦。这样,有了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小屁孩,家里一下子炸开锅。
瀚瀚和熙熙没见过猫,他们俩明年就可以送去读小班的三四岁娃娃。见到黄小贱,好奇极了。熙熙拉着妈妈,瀚瀚拉着大伯姆。隔着门槛,黄下贱用猫绳子绑住。教他们俩:”猫猫。“然后,各自不断:”猫...猫...猫..."奈何,黄小姐老跑到隔壁房里,不肯出来。老爸下楼来,我才知道,他果真在家里。怎么回家,我没看到。我自己也不敢抓黄小贱,让老爸去抓出来,让他呆在外面,给两个小朋友看。老爸捏着黄小贱脖子,拎出来。他们俩好奇叫起来:“猫..."。黄小贱一听,立马溜进去。俩小屁娃一见不到它,急了。又跑进屋里,拉着大人站在门口等。对待小孩子,大人的耐心总是有限度。折腾几次过后,干脆拿来两把小凳子,放在门口,让他们俩排排坐,等黄小贱出来。黄小贱一出来,他们又害怕。那种心情,又好奇却不敢靠近。
这一幕,重复一遍又一遍。两个小孩那副模样,看着好笑,又不禁摇头。
让我想起善小肥。这个小丫头,简直命中带猫咪。就像中午,看了她妈妈发在群里的视频,娘亲大人才说过:”小肥天生跟猫有缘。“
从她不懂事,只会爬来爬去。最喜欢的玩具,是她姑姑送给她那只玩具猫。虽然不是我送给她的玩具熊和lucky boy sunday,但看在猫咪份上,我不跟这小屁娃计较。看着她这么喜欢猫,她爸爸又给她猫了一只。
记得只有几个月大,到了YH国外婆家。抱着她看猫看狗,她那小眼神,毫不怯弱。小胖手还扑腾扑腾拍打,表达她的情绪,开心了呢。再大几个月,爬得更欢,自己懂得去抓起那只猫娃娃。等到稍微会扶着椅子柜子搭把手,往前走。这一个神奇的小家伙,可以蹭到门口,拿着她的娃娃分享给老白狗,让老白狗叼去它的窝哩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还敢伸出手,去让老白狗亲亲。哪怕是我,虽然对老白狗和黄小贱生出感情,可也不敢这么干。虽然知道老白狗不会咬她,但还是觉得危险,叮嘱姐姐他们要看好小肥。而黄小贱,它贱拽贱拽那会,小孩还不会走路,只能在大人怀抱里,她已经敢伸出手去打黄小贱。这小胆子,肥着呢。
他们揭阳爷爷奶奶家也养猫。这会,她已经会蹬着小短腿,自个四处蹦跶了。小猫咪可就遭殃啦,视屏里,他们家现在养两只猫。特意定制了个特别大的铁栏给它们当窝,里面双层吊床,玩具。这小肥一到爷爷奶奶家,平日里,一大乐事,逗猫欺负猫。竟然还伸手进去摸他们。视屏里,姐姐喝止了她一声。她回头望了望她妈妈,小胖手又蠢蠢欲动,想要向笼里伸去。两只猫咪放出来活动了,这小肥跟着忙碌起来。追在它们身后,跑啊跑,跳啊跳。姐姐说,整天,老想着怎么欺负那两只猫,一点也不怕。可大人们,就担心,猫咪性子野,毕竟到家里还不久,还没生出感情。怕一个不经意,抓伤小肥。
几个瞬间,看到姐姐发过来的照片,我一直想画出来,但一直没时间。
小肥的奶奶坐在门口摘菜,小肥伸长脖子站在旁边看奶奶摘菜,两只小猫咪在她们身旁窜来窜去。阳光打在她们祖孙身上,刚刚好,岁月静好。姐姐站在她们背后,抓拍的背影。几次戳中我心窝,暖暖的。
一直我这样觉得,有猫咪或汪星人陪伴长大的孩子,是幸福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抽点时间写日记
阅读(400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